甘肃甘州人大信息网
网站首页 人大概览 网上公开 代表视窗 资料汇编 在线服务 理论研究
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  
阅读内容

甘州区人大常委会关于对《全区农村高价彩礼情况的报告》的审议意见

[日期:2018-08-01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 区人大常发201815

 

张掖市甘州区人大常委会

关于对《全区农村高价彩礼情况的报告》的审议意见

 

区人民政府:

2018720日,区十八届人大常委会第11次会议听取并审议了区民政局局长杨学功受区人民政府委托所作的《关于提请审议<全区农村高价彩礼情况>的报告》,并采取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了满意度测评表决。经表决,到会的20名常委会组成人员投满意票15张,基本满意票5张。

会议认为,根据全区农村经济发展状况,与农民家庭经济收入、村民现行消费水平相比较,农村婚嫁彩礼过高问题突出,高价彩礼在边远山区、贫困家庭尤为普遍,给部分家庭带来不堪重负的经济负担,贫困家庭更是雪上加霜,群众反映十分强烈。全区各乡镇之间彩礼价位各不相同,呈现出边远乡镇高于城郊乡镇、经济基础薄弱地区高于经济基础较好地区、自身条件差的家庭高于自身条件好的家庭的趋势,婚嫁彩礼平均每年以2万元左右的速度增长,整体呈现出逐年增长、居高不下、愈演愈烈的态势。

会议指出,高价彩礼是一种社会现象,也已成为一种社会问题。高价彩礼之下的婚事消费触目惊心,铺张浪费瞠目结舌,人情礼节苦不堪言,社会矛盾令人担忧。这些问题不仅直接影响脱贫攻坚,还影响家庭和睦,败坏社会风气,引发社会矛盾,影响深远,危害极大。

会议建议:

(一)加强政策引领。尽快制定《甘州区开展治理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专项行动实施方案》《甘州区城乡操办婚丧喜庆事宜规定》等规范性文件,明确目标任务、工作重点、具体规定和措施办法,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,使群众婚嫁观念明显改变,婚丧事新风尚基本形成,农村乡风文明明显提升。坚持城乡同步治理,区域整体推进,以破除高价彩礼、铺张浪费、婚俗陋习为重点,结合群众收入、公序良俗和民心民愿,合理制定区域内婚嫁彩礼最高限额指导标准,真正划清高价彩礼陋习的红线,守住民间传统道德礼俗的底线。

(二)完善制度机制。严格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“要发挥红白理事会、村规民约的积极作用,约束村民攀比炫富、铺张浪费的行为,引导树立勤俭节约的文明新风”的重要指示精神,大力整治农村婚丧事盲目攀比、送礼之风盛行的不正之风,源头入手,标本兼治,严厉打击高价彩礼之下的种种歪风邪气。发挥基层组织作用,督促指导全区所有行政村建立完善村级村民议事会、道德评议会、红白理事会等,修订完善《村规民约》和《红白理事会章程》等制度,把文明婚嫁、自觉抵制高价彩礼,反对婚丧事大操大办、反对铺张浪费作为重要内容,明确规定婚嫁彩礼、宴席、礼金等最高限额,引导群众以实际行动破旧立新,践行文明新风。针对全区村级红白理事会停止运转的问题,明确主管牵头部门,强化主体责任,采取有效措施,充分发挥红白理事会作用,努力形成“有人管事、按章理事、机制健全、服务规范”的机制。探索推广“婚事简办承诺”“婚丧事宜公约”等治理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的好经验好做法,动员组织村民签订承诺书并自觉遵守,增强道德约束力。

(三)强化宣传教育。坚持抓宣传引导、抓典型引领、抓制度保障、抓干部作风,不断加强思想政治教育、文明新风教育和法制教育工作,挖掘选树出一批婚事新办先进典型,大力宣传勤俭节约、劳动致富的好故事,让群众婚嫁观念逐步转变。充分发挥新媒体传播效率高、年轻人易于接受和电视、广播、报纸等传统媒体受众面广的优势,多渠道宣传高彩礼婚姻的危害性,揭露和曝光反面典型,提高农民群众的思想认识,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全面发挥党员干部带头示范作用,认真宣传和落实关于遏制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的政策及各项要求,积极引导和劝阻家庭成员、亲属自觉抵制高价彩礼、大操大办、讲排场比阔气、铺张浪费等行为,争做遏制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的倡导者、引领者、践行者。

(四)抓住“关键少数”。始终坚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,抓住党员干部、“两代表一委员”、公职人员、村社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,建立完善婚丧事宜报备制度,限定党员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操办婚丧事时的宴请人员和规格,限定党员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不能参加宴席的范围,切实为群众树立榜样和标杆,实现以党风带政风促民风。要禁止党员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干涉婚姻自由、索要高价彩礼、大操大办、炫富比阔、铺张浪费等行为,对违反规定的,应给予严肃查处。

(五)依法打击婚姻买卖行为。要大力普及并严格执行《婚姻法》《妇女权益保护法》《老年人权益保护法》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等法律法规,完善婚姻登记制度,规范结婚、离婚办理手续,依法坚决打击低龄婚育现象和干涉婚姻自由、买卖婚姻、婚姻诈骗行为,对因高价彩礼婚姻引发的案件,要严肃查处,视其情节和后果采取批评教育、行政处分、民事制裁、经济处罚等措施,切实遏制高价彩礼婚姻蔓延。依法打击职业婚姻介绍人员对高价彩礼推波助澜、索要高额介绍佣金等违法行为,倡导成立婚介机构行业协会,建立乡镇婚介所,设定收费标准,实行持证上岗,规范行业行为,民政部门要实行职业婚姻介绍人员登记备案制度,通过签订从业行为承诺书等措施,加强职业婚姻介绍人员管理,促使他们成为婚嫁新风的倡导者、宣传者、推动者。

请将审议意见落实情况在六个月内书面报告区人大常委会。

 

附件:全区农村高价彩礼情况的调查报告

 

 

张掖市甘州区人大常委会

2018724

 

 

 

 

全区农村高价彩礼情况的调查报告

 

张掖市甘州区人大常委会调查组

2018720日)

 

主任、各位副主任,各位委员:

根据张掖市甘州区人大常委会2018年工作要点安排,74日至5日,区人大常委会组成调查组,采取问卷调查、入户走访、座谈交流等方式,对全区农村高价彩礼情况开展专项调查,现将调查情况报告如下。

一、现状及成因

为确保此次调查工作的精度和准度,调查组前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各乡镇人大积极配合,发放调查问卷540份,走访重点农户260多户,调查组先后深入安阳、沙井、靖安、花寨、碱滩、明永、乌江等乡镇,召开座谈会7场次,重点向村社干部、近三年内婚嫁家庭询问具体情况,全面了解我区农村婚嫁彩礼现状。调查组认为,与全区农村经济发展状况、农民家庭经济收入、村民现行消费水平相比较,农村婚嫁彩礼过高问题突出,高价彩礼在边远山区、贫困家庭尤为普遍,给部分家庭带来不堪重负的经济负担,贫困家庭更是雪上加霜,群众反映十分强烈。全区各乡镇之间彩礼价位各不相同,呈现出边远乡镇高于城郊乡镇、经济基础薄弱地区高于经济基础较好地区、自身条件差的家庭高于自身条件好的家庭的趋势,彩礼价位总体在6万元—12万元之间;居住在边远山区、交通不便、生活条件艰苦的村子,或家庭困难、家里兄弟多、老人年迈、有残疾的整体高于以上价位区间,最高的甚至达到20万元以上;婚嫁彩礼平均每年以2万元左右的速度增长,整体呈现出逐年增长、居高不下、愈演愈烈的态势。

调查组通过对调查问卷汇总分析、乡镇汇报情况整理总结、群众反映问题归纳梳理,基本掌握了我区农村高价彩礼形成的原因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。

(一)传统观念束缚。俗话说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”。从古至今,男婚女嫁仍然是普遍接受的社会习俗。婚姻的缔结就有男方向女方赠送聘金、聘礼的习俗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彩礼。彩礼是中国现存的一种社会现象,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,发芽于乡土社会之中,是体现女方“脸面”和维系女方父母保障的实际需要。但这种延续中国几千年的婚庆传统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进步,虽然继承了婚约中契约责任的意味,却背离了男女双方对婚姻责任和荣誉的初衷。受男尊女卑等封建残余思想影响,“养儿才能防老”“女儿终归是外人”的观念深入人心,婚姻索要彩礼的旧俗一代一代相传,彩礼数额也水涨船高,没有了界限,婚嫁风俗逐步演变为一种经济资本和人力资本“交换”的过程,高价彩礼已成为败坏社会风气的一颗“毒瘤”、“绑架”幸福婚姻的罪魁祸首。

(二)男女比例失调。调查发现,各乡镇婚龄青年男女比例失调客观存在,有些村社适婚男女比例达到4:1,许多农村青年找媳妇只能靠高价彩礼往回“买媳妇”,甚至出现为了讨媳妇几家人相互哄抬彩礼的情况。究其原因,主要有两个方面:一是农村较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和计划生育政策相互作用的结果,导致农村男女比例严重失衡,男多女少的现象普遍存在;二是全区农村青年择偶对象主要以本地区为主,与外省外市通婚数量相对较少,而随着农村青年外出务工人数逐年增长,多数适婚女青年不愿意回到本乡本土,不愿意留在“穷山僻壤”,从某种程度上加剧农村适婚男女比例失调,导致本地有些男青年面临打光棍,而女青年“物以稀为贵”,无形中为高价彩礼创造了条件。

(三)攀比心理作祟。虽然《婚姻法》明确要求恋爱自由、婚姻自由,但在农村“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”仍然是婚姻缔结的根本遵循。大多数村民认为,彩礼是女子身价的标志,要彩礼无可厚非,对女方家庭要彩礼表示理解,数额合适的彩礼大家普遍可以接受。但在大环境的影响下,一部分村民受到逐利思维的驱使,婚嫁观念扭曲,婚姻缔结“向钱看”,把女儿作为敛财的工具,把嫁女作为“发家致富”的门路,相互攀比,越要越高;一部分村民虽然对高价彩礼嗤之以鼻,但又碍于面子,怕别人说女儿不值钱或怀疑女儿有问题,从众如流,随行就市,出现攀比下的“行情”上涨。在花寨、安阳等乡镇,相当一部分村民从青海、民乐等地娶媳妇,彩礼数额大多在20万元左右,给当地村民造成心理上的失衡,亦成为引发本地区高价彩礼的诱因。有一男一女结构的家庭,一方面要考虑婚嫁的彩礼收入,另一方面要面对婚娶的高价彩礼,往往采取折中的办法,娶媳欠债,嫁女还债,从某种程度上助推了高价彩礼的形成。

(四)引导教育不够。我国《婚姻法》第三条明确规定:“禁止包办、买卖婚姻和其他干预婚姻自由的行为。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。”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大打折扣,既没有指导性的地方法规,也没有政策性的监管约束,致使高价彩礼应运而生,彩礼数额主要是民间运作、约定俗成,村民只能盲目跟风、随波逐流。我区的农村红白理事会制度从2000年左右就初步建立,属于群众性自治组织。调查发现,各村红白理事会形同虚设,运行处于停滞状态,作用没有得到发挥。造成这种现状的主要原因是:区级主管部门没有应对措施,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;乡镇政府引导指导不够,相关制度章程不规范;村社干部及理事会成员职责不明确,存在不愿管、不敢管的错误心里,对高价彩礼更是听之任之、任其发展。对高价彩礼危害宣传教育力度不够,村民从思想深处认识不足,通过讨要高价彩礼“一夜暴富”“嫁女脱贫”的想法在部分村民中根深蒂固,导致高价彩礼婚姻肆意蔓延。同时,农村联姻多以婚姻介绍人员牵线搭桥为主,这些职业“红娘”为从中获取高额报酬,在婚介行为中有意哄抬彩礼,对高价彩礼的形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

二、影响及危害

调查组认为,高价彩礼是一种社会现象,也已成为一种社会问题。农村高价彩礼不仅直接影响脱贫攻坚,还影响家庭和睦,败坏社会风气,引发社会矛盾,影响深远,危害极大。

(一)高价彩礼之下的婚事消费触目惊心。村民反映,农村高价彩礼只是婚事消费中的一部分,男方家庭因婚事花费一般在6080万元左右。自农村小康住宅楼建设兴起以后,除高价彩礼—“票子”之外,“房子、车子”又成为婚姻契约中的“附加条件”,其中“房子”由先前的农村住宅楼房,逐步倾向于城区内的楼房,花费需45万元左右,约占近三年新婚家庭的60%左左右;“车子”必须是10万元左右的小汽车,约占近三年新婚家庭的40%左右;“票子”即彩礼,平均在8万元左右,但女方家庭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将部分彩礼予以返还,还有“三金”、衣物、婚纱照、酒宴、婚庆等花费约5万元左右。调查组按2017年全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257元标准,一个家庭平均4个劳动力计算,要支付如此高昂的婚事费用,不吃不喝也要812年的家庭收入。从目前情况看,婚事消费前期筹款主要来自家庭储蓄积累、亲朋好友借款和银行贷款(房贷),家庭自身条件好、收入高、积蓄多的负债也在1525万元,家庭自身条件差、收入低、无积蓄的负债更在4050万元,这种畸形的婚事消费让许多家庭债台高筑、心力交瘁,部分家庭也因婚致贫、因婚返贫。

(二)高价彩礼之下的铺张浪费瞠目结舌。婚宴是农村办理婚嫁仪式的基本形式,是加强联系沟通的一种重要方式。调查发现,农村婚宴大操大办现象极为普遍,规模越来越大,标准越来越高。酒宴规格每桌700元至1200元之间,婚礼仪式花费3000元至5000元不等,宴请人数约在15桌至30桌左右。婚前嫁妆种类繁多,“三金”变“五金”,冬装夏装要名牌,婚纱照相花样翻新。这种盲目攀比、炫耀比富的现象层出不穷,助长了不正之风,助推了歪风邪气,造成了极大浪费,也给各自家庭今后的生活埋下了苦果。

(三)高价彩礼之下的人情礼节苦不堪言。调查中,村民除对高价彩礼反映强烈,对农村送礼之风盛行的现状更是深恶痛绝、叫苦不堪。随着高价彩礼的出现,为了收回自家的送礼“成本”,名目繁杂的各种宴席也随之而来,有孩子的满月宴、百禄宴、生日宴、留头宴、升学宴,成年人的结婚宴、乔迁宴、复婚宴,老年人的留须宴、贺寿宴、贺棺宴,等等。礼金数额也不断上涨,关系一般送200300元,亲朋好友送5001000元,直系亲属多在1000元以上。贺礼实质反映的是农村零存整取的储蓄方式,具有无息贷款的性质,最初的目的是为婚嫁家庭集资援助之意。但由于农村这种名目繁多的宴席,加之礼尚往来的习俗,性质已经大为改变,家庭收入中的近四分之一收入因送礼而开支。村民有句俗语:“人情不是债,提着锅儿卖”。在乡村道德约束和舆论监督下,村民只能相互默守这种准则,即便是债台高筑、生活窘困,也必须想办法送礼还上人情债,这种不正之风攀比盛行,已趋于恶性循环之势。

(四)高价彩礼之下的社会矛盾令人担忧。高价彩礼给农村家风、村风、民风带来极大破坏,私婚、早婚、闪婚、闪离、骗婚现象在边远山区比较严重。从区民政局和区人民法院调查了解到,2017年我区领证结婚3000多对,协议离婚或判决离婚1200多对,离婚率高达40%以上,虽然其中原因复杂,但高价彩礼引发离婚率升高也是重要因素之一,高离婚率使子女和老人无人抚养、赡养,成为农村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。村民反映,高价彩礼缺乏感情基础,一些家庭由于婚前彩礼过高,婚后夫妻双方心存恨意,男女亲家反目成仇,家庭矛盾激化,久而久之导致婚姻破裂。一些家庭由于婚前举债完婚,婚后入不敷出,家境贫困,生活拮据,造成新媳妇心理上的巨大反差,有的不愿同甘共苦、承担家庭责任,选择离婚解脱,有的甚至扔下丈夫子女跑路出逃或另找“下家”,给家庭带来沉重打击,造成一些家庭人财两空、家道衰落。部分农村青年婚前要房要车,但婚后既无一技之长,又无固定收入,靠打工勉强维持生计,结婚债务全部由父母承担,长此以往必将引发新的社会矛盾。

三、对策及建议

全区上下要充分认识农村高价彩礼问题的严重性危害性,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“要旗帜鲜明反对天价彩礼,旗帜鲜明把反对铺张浪费、反对婚丧大操大办、抵制封建迷信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,推动移风易俗,树立文明乡风。”的重要指示精神,认真贯彻落实《甘肃省治理高价彩礼推动移风易俗的指导意见》和有关法律法规,统一思想认识,提高行动自觉,坚持法治、德治、共治、自治原则,引导性和强制力相结合,各方联动,齐抓共管,综合施策,大力开展治理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专项行动,切实形成全区移风易俗经常化、婚丧事务规范化、民间习俗文明化的良好局面。

(一)加强政策引领。尽快制定《甘州区开展治理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专项行动实施方案》《甘州区城乡操办婚丧喜庆事宜规定》等规范性文件,明确目标任务、工作重点、具体规定和措施办法,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,使群众婚嫁观念明显改变,婚丧事新风尚基本形成,农村乡风文明明显提升。坚持城乡同步治理,区域整体推进,以破除高价彩礼、铺张浪费、婚俗陋习为重点,结合群众收入、公序良俗和民心民愿,合理制定区域内婚嫁彩礼最高限额指导标准,真正划清高价彩礼陋习的红线,守住民间传统道德礼俗的底线。

(二)完善制度机制。严格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“要发挥红白理事会、村规民约的积极作用,约束村民攀比炫富、铺张浪费的行为,引导树立勤俭节约的文明新风”的重要指示精神,大力整治农村婚丧事盲目攀比、送礼之风盛行的不正之风,源头入手,标本兼治,严厉打击高价彩礼之下的种种歪风邪气。发挥基层组织作用,督促指导全区所有行政村建立完善村级村民议事会、道德评议会、红白理事会等,修订完善《村规民约》和《红白理事会章程》等制度,把文明婚嫁、自觉抵制高价彩礼,反对婚丧事大操大办、反对铺张浪费作为重要内容,明确规定婚嫁彩礼、宴席、礼金等最高限额,引导群众以实际行动破旧立新,践行文明新风。针对全区村级红白理事会停止运转的问题,明确主管牵头部门,强化主体责任,采取有效措施,充分发挥红白理事会作用,努力形成“有人管事、按章理事、机制健全、服务规范”的机制。探索推广“婚事简办承诺”“婚丧事宜公约”等治理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的好经验好做法,动员组织村民签订承诺书并自觉遵守,增强道德约束力。

(三)强化宣传教育。坚持抓宣传引导、抓典型引领、抓制度保障、抓干部作风,不断加强思想政治教育、文明新风教育和法制教育工作,挖掘选树出一批婚事新办先进典型,大力宣传勤俭节约、劳动致富的好故事,让群众婚嫁观念逐步转变。充分发挥新媒体传播效率高、年轻人易于接受和电视、广播、报纸等传统媒体受众面广的优势,多渠道宣传高彩礼婚姻的危害性,揭露和曝光反面典型,提高农民群众的思想认识,维护自身合法权益。全面发挥党员干部带头示范作用,认真宣传和落实关于遏制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的政策及各项要求,积极引导和劝阻家庭成员、亲属自觉抵制高价彩礼、大操大办、讲排场比阔气、铺张浪费等行为,争做遏制高价彩礼、推动移风易俗的倡导者、引领者、践行者。

(四)抓住“关键少数”。始终坚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,抓住党员干部、“两代表一委员”、公职人员、村社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,建立完善婚丧事宜报备制度,限定党员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操办婚丧事时的宴请人员和规格,限定党员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不能参加宴席的范围,切实为群众树立榜样和标杆,实现以党风带政风促民风。要禁止党员干部等“关键少数”干涉婚姻自由、索要高价彩礼、大操大办、炫富比阔、铺张浪费等行为,对违反规定的,应给予严肃查处。

(五)依法打击婚姻买卖行为。要大力普及并严格执行《婚姻法》《妇女权益保护法》《老年人权益保护法》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等法律法规,完善婚姻登记制度,规范结婚、离婚办理手续,依法坚决打击低龄婚育现象和干涉婚姻自由、买卖婚姻、婚姻诈骗行为,对因高价彩礼婚姻引发的案件,要严肃查处,视其情节和后果采取批评教育、行政处分、民事制裁、经济处罚等措施,切实遏制高价彩礼婚姻蔓延。依法打击职业婚姻介绍人员对高价彩礼推波助澜、索要高额介绍佣金等违法行为,倡导成立婚介机构行业协会,建立乡镇婚介所,设定收费标准,实行持证上岗,规范行业行为,民政部门要实行职业婚姻介绍人员登记备案制度,通过签订从业行为承诺书等措施,加强职业婚姻介绍人员管理,促使他们成为婚嫁新风的倡导者、宣传者、推动者。

以上报告,请予审议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阅读:
录入:人大办

推荐 】 【 打印
相关新闻      
设为首页 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
   主办单位: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   Copyright © 2012
   通讯地址: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人大政协综合办公楼三楼  邮编:734000   电话:0936-8229773
   技术支持:甘州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   管理  备案:   陇ICP备12000188号   甘公网安备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130号